当前位置: 首页 > 香烟迷幻药到哪买 > 吃下“丧尸安眠药”醒来已成杀人犯

吃下“丧尸安眠药”醒来已成杀人犯


/ 2020-08-29

  2009年3月29日,45岁的罗伯特·斯图尔特(Robert Stewart)冲进北卡罗来纳州迦太基的皮内拉特疗养院,开枪打死8人,打伤2人。已经与斯图尔特分居的他的妻子在这里当,在这次事件中躲在一间浴室里逃过一劫——显然她就是斯图尔特一开始的目标。

  斯图尔特被指控犯有8项一级谋杀罪,如果罪名成立,等待他的很可能是死刑。但尽管有证据表明斯图尔特的行动是有预谋的(有预定目标),他的辩护律师团队也成功地辩称:由于枪击发生时他处于安眠药安必恩(Ambien)的影响下,所以无法控制自己的行动。

  最终,斯图尔特被判8项二级谋杀罪名成立,处142-179年监禁,而非检方提出的一级谋杀指控。案犯罗伯特·斯图尔特(Robert Stewart)

  安必恩(Ambien)是一种安眠药,于1992年获FDA(美国食品与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上市。为治疗短期失眠而生的它在当时是一种很受欢迎的新药,因为在它之前流行的睡眠辅助药物海洛欣(Halcion)被发现可能导致精神疾病、药物成瘾甚至行为,当时已被六个国家和地区列为禁药。

  安必恩通过激活神经递质GABA并与其受体结合而生效,由药物引发的额外GABA活动抑制了与失眠相关的神经元活动。换句话说,它能让大脑“变慢”。此类药物的药发时间在20分钟以内,因此在刚开始睡眠时非常有效。不过,它只有在以控释制剂的形式服用条件下才能对维持睡眠起作用。安眠药安必恩(Ambien)

  在获得批准后,安必恩迅速成为了安眠药市场上的霸主。旅行者们用它来对抗时差,而当时失眠症比男性更严重的女性更是成群结队地购买它。安必恩的法国制造商赛诺菲(Sanofi)巅峰时期的销售额高达20亿美元。

  2007年,安必恩的仿制药佐沛眠(Zolpidem)问世,每片售价不到2美元。但安必恩依然是美国最常用的处方药之一,其销量超过了广受欢迎的扑热息痛(Percocet)和布洛芬(Ibuprofen)等流行止痛药。世界第五大制药企业Sanofi

  虽然安必恩的处方信息上有一行小字警告说:催眠类药物偶尔会产生包括梦游、异常思维和怪异行为的副作用。但这些行为被列为“极其罕见的”,并且几乎所有与安必恩联系在一起的异常行为事例一开始都被解释为当事人有不寻常的怪癖,或归因于当事人混合使用了药物和酒精。

  直到帕特里克·肯尼迪(Patrick Kennedy,美国前总统肯尼迪的侄子)2006年半夜发生车祸,随后他向赶到的警官解释说自己要赶去投票(但当时根本没什么投票活动),安必恩的奇怪副作用才开始引起全国的关注。后来肯尼迪声称自己服用了安眠药Ambien,并且对撞车事件完全不记得了

  肯尼迪事件发生后不久,有安必恩的使用者集体起诉赛诺菲公司,原因是他们发现自己在服药期间有奇怪的梦游进食行为。

  这起集体诉讼的律师苏珊·查娜·拉斯克(Susan Chana Lask)表示,人们在服用安必恩后,出现了食用涂了黄油的香烟和鸡蛋,甚至包括鸡蛋壳一起吃下去的情况。苏珊将这种状态下的人称为“安必恩僵尸”。

  由于这两起事件及越来越多关于服用安必恩后“梦游开车”的报告,这起诉讼判决:FDA命令所有的催眠药必须在其标签上发布更显眼且强烈的警告声明。律师苏珊·查娜·拉斯克(Susan Chana Lask)

  除了给消费者提供更多信息以便他们能更小心地服用药物,警告标签也使得很多安必恩的受害者能维护其合法权益。

  2011年3月,林赛·释韦格特(Lindsey Schweigert)在下午6点睡觉前服用了一片安必恩。几个小时后,她在拘留所醒过来,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现在那里的。接下来的几周里,她试着把那晚发生的事情拼凑在一起。

  吃完药后,她下了床,洗了个澡,带着她的狗离开家里。她开车想去一家餐厅,但离开家不久后就撞上了另一辆车。警方描述说,当时她摇晃着身体,目光呆滞,因为没有通过清醒测试而被控酒后驾车和闯红灯。助眠药瓶身上的警告

  林赛的工作需要证实她本人可靠的安全许可。因此从未有过法律麻烦的她十分担心会因此失去工作或者留下犯罪记录。检察官最初想要对她处以六个月的监禁,但林赛的律师认为当晚她的怪异行为完全是由药物引起的。

  他引用安必恩的药物标签:服用安必恩后,您可能会在不完全清醒的情况下起床,进行一项您根本不知情的活动。第二天早上,您可能不会记得自己在晚上做了什么……已报告的活动包括驾驶汽车、做饭、进食、打电话、和散步。

  据此律师辩称林赛应该被送往医院而非入狱。最终检察官撤销了指控,并允许她就较轻的粗心驾驶指控进行辩护,这也意味着她可以保住自己的安全许可。不过她的驾照还是被吊销了一年,并且需要支付超过9000美元的高额律师费。

  基于林赛案件的审判结果启发,另一名律师也成功辩护推翻了2006年对一名新泽西妇女酒后驾车的定罪,理由是该药物的标签在他的当事人被捕6个月后改变了。法院同意了这一说法,称“让她为一种她依法开具并适当使用的流行且容易获得的药物未公开的副作用负责是不公正的”。安必恩可能引起梦游开车已经渐渐成为失眠病友们的共同认知

  德克萨斯州的45岁空姐朱莉·安·布朗森(Julie Ann Bronson)的案件中也出现了安必恩的身影。

  2009年4月,布朗森服用了几片安必恩来帮助入睡。她当天早些时候喝了点葡萄酒,所以很早就睡觉了。第二天一早,她在监狱里醒来,还穿着睡衣并赤着脚。当她被告知她已经开车碾过了三个人,其中还包括一个18月大的婴儿时,她的大脑因为突然的惊吓受到了严重的损伤。

  “那就像一场超现实的噩梦。”2012年5月,布朗森对自己的伤人和逃离现场行为表示认罪。在证词中她说:“我犯罪了,但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意图。我连跳蚤都不会伤害。我们受过心脏复苏的训练,如果我(在清醒状态下)不小心伤害到某人我一定会停下来施救的。”

  原本布朗森面临10年的监禁处罚。但由于安必恩的作用因素,她将在狱中服刑6个月,并有十年的缓刑时间。法庭上的朱莉·安·布朗森(Julie Ann Bronson)

  从某个角度来说它确实不属于“自愿醉态”(voluntary intoxication),自愿醉态下当事人必须要为自己的醉态及醉后发生的任何事件负责。安必恩的使用者主动服用了这种药物,但他们可能并不知道自己服用的药物除了能使人入睡外,还有其他副作用。

  但这种情况也不适用于“非自愿醉态”(involuntary intoxication),即某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后犯罪,或对处方药产生不可预测的反应。被告在知情的情况下服用了药物,这些反应虽然出人意料,但现在并非不可预测,因为它在处方信息中已经被列为潜在副作用。

  最后,还有一种“无意识/梦游”辩护。在这种辩护中,如果此人不是故意失去意识或造成梦游,那么他就可以不对犯罪行为负责。而服用安必恩的最初动机就是为了引起无意识,所以这种辩护现在也不成立。讽刺的是,如果你在梦游中伤害甚至杀死了某人,那么你以安必恩药物反应来为自己辩护的成功率要远远大于你开车撞上了一些静止物体。因为酒后驾车法通常只要求控方证明被告事发时正在车里进行驾驶,不需要表现出主观意图。

  然而,当有人收到伤害时,就得由检察官来证明被告对罪行有足够的主动意识。如果服用安必恩的人是在无意识的状态下行动,就很难断言他们知道自己的行为。

  这就是为什么像林赛这样的人会被吊销执照,而梦游开车撞死了人的被告者却被判交通过失杀人罪不成立而被释放。并不是所有服用安必恩后出现怪异行为的人都会陷入法律纠纷,也有的人会陷入较为尴尬的一些情景中。

  大多数人一开始服用该药是为了治疗失眠,但其中的一些人偶然发现,如果他们与该药的催眠效果作斗争,则可能会变得非常兴奋。有些人开始享受从中获得的快感,以至于他们愿意忽略因“吸毒”而产生的眩晕感和负面后果。一位名为约翰·弗拉蒙(John Vlahides)的乘客在飞机上服用了安必恩后没有及时入睡 后来他在自己的手机里发现了这一堆自己完全没有记忆的“梦游嬉戏”照片

  而这一药物滥用进一步衍生出的阴暗一面是:它正越来越多地被用作约会的药物。事实上早在2008年的一篇医学期刊上发表的文章,就已经记录过一个安必恩服用者被侵犯的案例。

  总而言之,安必恩确实是一种有效的睡眠辅助药物,同时也是其制造商的巨大利润来源。大多数人按处方服用,并成功解决他们的失眠问题,就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但精神类药物被作为毒品带来的问题往往又是极端和悲剧的,而且这些问题似乎还在不断增加。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