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香烟迷幻药到哪买 > “我不是挂职干部我是凉山干部”

“我不是挂职干部我是凉山干部”


/ 2020-08-14

  “凉山的地图像一个手掌。”5月24日,在凉山州雷波县城,一位脸色黝黑、身体壮实、衣着普通的中年汉子,用左手逐一指着摊开的右手掌对记者说,“这块是木里、盐源,这块是冕宁……”。

  750多天,奔波9.5万公里,走遍凉山山山水水,这名从中央纪委机关挂职凉山州委、副州长的干部,对凉山地图了如指掌。

  他是谁?他叫裴启斌。当地干部向记者介绍他的职务时,裴启斌笑着摇摇头“纠正”:“我不是挂职干部,我是凉山干部。”

  知道他要离去,雷波县八寨乡甲谷村彝族村民取下房梁上的腊肉,希望“裴州长回去再尝尝凉山的味道”;雷波县曾经被他“剋”过的当地干部给他发微信,用扶贫新成效的现场照片表达自己的不舍。

  今年2月,经省政府批准,凉山州甘洛、雷波等4个县实现脱贫摘帽。但通过多县调研,裴启斌发现,一批游走在贫困边缘的村民以及部分村组干部,生活条件还没有得到及时改善。“近两三个月来,他三番五次同雷波县委班子成员沟通交流,想办法出主意。”刘二伟说,办法总比困难多,雷波目前正在大规模搞土地增减挂钩,集中解决返贫边缘户危旧房改造问题。

  2019年,是甘洛县脱贫摘帽的收官之年。裴启斌先后数十次到甘洛督战,把全县208个贫困村走了一大半。甘洛县县长陈华记得,有一次在阿嘎乡格尔莫村,从村容村貌来看,大家都很满意,但临出村时,裴启斌却突然转身,接连走访了7户贫困户的新家。看到村民家室内摆放凌乱、环境卫生差,陈华发现,裴启斌变了脸色,也少了言语。

  雷波县纪委干部宛远波就体会过裴启斌的刚柔两面。有一项早就安排的工作,宛远波必须参加。但她父亲有慢性病,好不容易挂到号,要去成都治疗。一想到裴启斌平时严厉,宛远波有些胆怯。后来她壮起胆子发了请假信息,很快裴启斌回复说,陪父亲看病是大事,让她尽管去。随即裴启斌又发来信息,说自己知道一种中医方子对这病很有效,推荐给宛远波。

  因为在木里县指挥过森林火灾救援,当地好些乡镇干部成了裴启斌的朋友。一次,木里县委张振国来裴启斌家,见裴启斌正在厨房忙活,几个乡镇干部在客厅看电视。张振国打趣道:“出差有补助,你们却跑到领导这里蹭吃蹭喝,自己还不动手。”裴启斌从厨房走出来,笑呵呵地说:“平时他们帮我干活,这会儿我帮他们干活。”

  与记者见面,裴启斌穿的是一件便装外套,内套T恤。“进村入户帮扶和到救灾前线,裴州长都穿迷彩服。”当地干部介绍。

  不久前,一名挂职领导干部即将离任。大家相约在食堂吃饭,畅谈挂职以来的点点滴滴。回忆凉山工作的日日夜夜,裴启斌心潮起伏,即兴在手机上写下感言诗:龙头山、尼日河、长海子、索玛花,梦绕魂牵,难舍难留,再看一眼这片热土,这山这水,我的诺苏兄弟,我深深地爱着你,我是你的欧里惹(彝语,表哥),你是我的阿惹妞(彝语,表妹)。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